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Don't forget me ⑩

“Ada,你的伤还没好,别喝太多酒了。”


莱戈拉斯一脸不赞同的表情将桌上的多卫宁移开到瑟兰迪尔够不到的地方,他看着杯子里那少的可怜的酒液才没把这一点也给拿走。


好吧,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瑟兰迪尔只好含泪看着餐桌上的多卫宁被换成鲜榨的柳橙汁,健康,清淡,但是也不好吃。


看着瑟兰迪尔勉强着吃掉了一小份蔬菜沙拉,然后喝了碗粥之后,莱戈拉斯才低头专心的消灭自己面前的食物。


七分熟的小羊排还滋滋的冒着热气,喷香的油脂均匀的分布在上面,莱戈拉斯慢条斯理的把它切成小块,优雅的用餐姿势无可挑剔。


如果瑟兰迪尔没有在另一头略显哀怨的看着他会更加完美。


“加里安,为什么我没有?”


“为您的身体着想,近期可能都要换上清淡的饮食了。”


“那晚餐我要银鳕鱼配豌豆浓汤,别让我再看到这盆绿油油的蔬菜了好吗?”


作为一个肉食党成员,瑟兰迪尔完全无法忍受吃素的人生,而且吃素就算了,莱戈拉斯那个小混蛋也没说陪他一起吃素。


他吃着草,莱戈拉斯却在享用美味的羊排,这太不公平了。


现在连多卫宁都没得喝了!


难得一见瑟兰迪尔有些憋屈的样子,要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拂袖而去了,可是这是他的小叶子在关心他,他这么一想又生不起气来了。


莱戈拉斯低头吃东西的时候长长的金发顺着脸颊滑了下去,露出一截纤细的脖颈,脆弱的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掉。瑟兰迪尔又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他的小叶子太瘦了。


“从今天开始给小叶子准备营养餐,我很担心他一出去就会被风吹走。”


“别小看我,我只是看起来瘦而已。”


“多吃点总是好的。”


可是吃太多会长胖,而且会影响行动。


看着瑟兰迪尔眼中的关心之情,莱戈拉斯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觉得眼睛有点酸酸的,连带着胸口都有点涨涨的。


我想一直这样下去。


他默默地许了个愿望,莱戈拉斯想跟瑟兰迪尔在一起。


下午陶瑞尔带来了一些需要瑟兰迪尔签字的文件,加里安将这段时间公司的情况做了个汇总报告给他。


密林集团可以没有瑟兰迪尔一段时间,但是绝对不能失去瑟兰迪尔。他不仅仅只是密林的最高决策者,也是它的脊柱,没有瑟兰迪尔就不会有密林的存在。


陶瑞尔衷心的为瑟兰迪尔高兴,为了莱戈拉斯的回归也为了瑟兰迪尔的改变,他总是把莱戈拉斯被人绑架这件事归咎于自己的身上,这么多年从未让自己有过一刻的安宁,现在莱戈拉斯回来了,她再也没有见到瑟兰迪尔喊着莱戈拉斯的名字从梦中惊醒的样子了。


“陶瑞尔,等会我可以跟你一起出去一趟吗?”


“你是准备一个人出去?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boss可能会...”


“Ada太累了,我只是想出去看看,毕竟以前在那个地方我从来好好地看看这个世界,以前的东西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他们都知道莱戈拉斯口中所说的是什么地方,陶瑞尔感觉到一股沉重的负罪感,她当时在离莱戈拉斯不远的地方,却没能拦住那些人。


莱戈拉斯发现了她突然低沉的情绪,意识到可能与自己有关,他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微笑。


“没关系的,那些都过去了,现在我自由了,不是吗?陶瑞尔,你得帮帮我。”


小时候莱戈拉斯也是这样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央求着陶瑞尔替他掩护,哪怕陶瑞尔知道这个捣蛋鬼根本不可信,却还是抵挡不住他的puppy  eyes。


“好吧,你别去太久了,他要是醒来看不见你会很担心的。”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他笑着跟在陶瑞尔身后,等她处理完文件后就悄悄的跟在她后面,加里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陶瑞尔会看着他的。


车开到密林集团旗下的一家百货公司门口停下,莱戈拉斯正要下车就被陶瑞尔拉住了,她将一张黑色的卡塞到他的口袋里才放他下车。


“我就猜到你出门什么都没带,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谢谢你,陶瑞尔。”


他走进百货公司随意的逛逛,看到好看的白宝石首饰就买了下来,他觉得瑟兰迪尔应该会喜欢这个亮晶晶的东西,美丽的白宝石佩戴在瑟兰迪尔身上才会更加耀眼。


“这个戒指可以拿出来看一下吗?”


莱戈拉斯指了指柜台中陈列的一枚男式戒指,但是那位女士却拿出了一对放在他面前。


“这是一对为同性伴侣打造的婚戒,设计师选用了全钻石镶嵌,铂金戒身,他认为爱情就像钻石一样美丽而不朽,纯洁而真挚。”


他拿起那枚戒指轻轻的摩挲着,整个人陷入了回忆中,莱戈拉斯回想着曾经握住那个人的触感,他想把这个送给瑟兰迪尔。


只要他不说,瑟兰迪尔不会知道的吧?


心里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戒指也许会让他心里那点见不得光的东西彻底的被暴露在阳光之下,瑟兰迪尔会用厌恶的眼光看着他吗?他不知道。


年长的女性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她打量着这个少年。他看起来那么年轻,这个戒指是想送给他的伴侣吗?也许是用来求婚?或者是求得对方的谅解?也许他还不知道爱情有多么磨人,但是他现在看起来真是令人心碎。


“亲爱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看起来那么忧伤,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他沉默了许久,他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否可信,这位女士说不定能让他走出这个怪圈呢?


“我喜欢的人,他只是把我当做孩子一样看待,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只有他能让我安心,我不敢告诉他我爱他。”


听完他的话,那位女士并没有急着开口,她似乎在考虑怎么回答这个孩子。


“爱情拥有一切可能性,孩子,如果你不尝试下让他爱上你,你怎么会知道他不爱你呢?”


“可是我不敢尝试...”


莱戈拉斯握住那枚戒指,就像握住了他不敢说出口的爱一样。那个人就在他身边,但是他却无法得到。






评论(10)
热度(53)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