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Don't forget me ⑦

“小心!”


一阵风从埃尔隆德面前刮过,他看不清楚面前的人,只能被动的后退几步,同时喊了一声以提醒黑暗中的人。


瑟兰迪尔在灯光熄灭的时候就已经戒备了起来,他的眼睛能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周围的声音很混乱,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埃尔隆德的声音。


这个可不太妙,他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到莱戈拉斯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没等他费心思去找,脖颈处就被重重的一击,他被打的一个趔趄但是很快就站稳了身体。


偷袭的人没有等他回过头来就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这一次的目标是他的后脑勺,看来对方是想打晕他?


瑟兰迪尔有些不确定的想着,他伸手抓住那过于纤细的手腕朝后面一扭,就听到那低沉的闷哼声。


“莱戈拉斯?!”


他的心猛地一跳,下意识的将手中的人拉的更紧了,只是钳制他的力量稍稍放松了些,不会让他觉得疼痛,也不会让他有机会逃跑。


“你为什么不说话?莱戈拉斯,你怎么了?”


被人抓住已经很让他恼怒了,对方看样子还有余力,他却像个被困住的鸟一样动弹不能。


他狠狠地一脚踩下去,瑟兰迪尔没有注意被他踩个正着,吃痛的弯下了腰。莱戈拉斯抓住机会就用手肘往后用力一击,骨骼与肌肉的撞击在一片嘈杂中一点也不显露声色。他也不知道打到了哪里,男人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正中他的下怀。


“快杀了他。”


耳机里传来对方迫不及待的声音,莱戈拉斯转过身准备给对方最后一击。可以夜视的眼镜中清楚地映出瑟兰迪尔摇摇欲坠的身形,胸口原本的洁白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浸透,从指缝间隐约可见溢出来的液体。


他似乎在喊着一个名字。


“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并没有任务即将完成的喜悦,哪怕眼前这个人看起来马上就要因为血流不止而死去。他觉得心脏痛的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这种痛苦让他不知所措。


【不能杀了他,不...】


我要带他走...离开这里...


耳机被他从脖子上扯下来粗鲁的碾碎,莱戈拉斯上前将瑟兰迪尔扛在肩上,吃力的躲过人群的冲撞从后面撤退。


瑟兰迪尔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他浑身发冷,胸口的伤让他疼的几乎无法思考。莱戈拉斯抓住他的手的时候立刻被他紧紧握住,就像溺水之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等到电路重新被恢复之后,场中已经失去了瑟兰迪尔的身影,埃尔隆德在他们刚刚停留过的附近找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有些担忧瑟兰迪尔的情况。


能够让瑟兰迪尔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除了敌人太强之外,也只有一个猜想了,也许来的那个人让瑟兰迪尔根本不能反抗。


“阿拉贡,我需要你尽快的完成任务。”


“是的,长官。”


也许对方压根就没有想到不仅任务目标失去了踪迹,连他们的头号杀手也被一起拐走了。某个不知名的小头目大发雷霆,当地据点大部分的待命人员都加入了搜索行动中,这一次上头的命令是抓活的,只要活着的人,其他都无所谓。


听到奖赏的家伙们就像闻到血腥味的苍蝇一样轰轰的聚集起来,他们到处翻找着这两个人的踪迹,与此同时,加里安也派了不少人去寻找,他们不敢大张旗鼓只能在瑟兰迪尔所有有可能去的地方寻找着,还有医院。


要知道瑟兰迪尔的伤口可能崩裂,如果放任不管可能会引起感染和一系列的并发症,也许他们会去找黑市的医生。


“他们两个应该在一起,你们要小心,对方也派了不少人。”


埃尔隆德收到阿拉贡的消息立刻就去通知了加里安,凭借这份情报,他们避开了对方可能查探的地方,并且甩掉了跟在他们后面的尾巴。


莱戈拉斯把人拖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往哪里去,他感觉到背后的衣服有点濡湿的感觉,瑟兰迪尔的伤口还没有包扎,他只能找个无人的小巷子,将瑟兰迪尔放下。


衬衣被解开露出了胸前缠绕整齐的绷带,只是它们现在已经被染红了。莱戈拉斯从他的衬衣上撕下干净的一块按住伤口,然后把作战服上的束带抽了下来绑在伤口上。


动作可能有点大,按得瑟兰迪尔有些疼,他半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露出了那双好看的蓝眼睛。


“莱戈拉斯,我们在哪里?”


温热的呼吸直接的打在他的耳边,他有些不自在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瑟兰迪尔的眼神一直跟随着他,一点移开的打算都没有。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会吗?”


他笑了起来,眼神中一点恐惧都没有,仿佛在看着一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还试图抬起手来。莱戈拉斯摸不准他要做什么,他觉得这个人可能认识他,知道他的过去。


“我叫莱戈拉斯。以前是做什么的?”


“你是我儿子。噢!!!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按在了瑟兰迪尔的伤口上,他觉得这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你骗我。”


“我没有,你真的是我儿子。”


相似的两双眼睛毫不退缩的对视着,瑟兰迪尔觉得只有拿出证据这个小混蛋才会相信他,他可没办法再忍受一次手抖了。


“你的大腿内侧有一个胎记,在膝盖上方二十公分处,肩膀后面有一个大概五公分长的伤口,是你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弄伤的。”


等等...大腿内侧的胎记?!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啊,莱戈拉斯忍住了想脱裤子自己看看的想法,这些还是不足以让他相信。


他抿了抿嘴唇,在瑟兰迪尔热切的注视下显得有些迟疑,心里的亲近感让他想去相信这个人,但是理性告诉他不能轻信。


“我现在不能放你走,必须要等我证实这个事情之后。”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不会让你回去那个地方的,除此之外任何地方都可以。”













评论(6)
热度(47)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