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Don't forget me ⑤

脖子被人掐住的感觉让莱戈拉斯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很少被人完全压制过,至少没有感受到过自己的生命直接的被人掌控的这种感觉。


要说第一次他可以毫不费力的取走瑟兰迪尔的命,这一次,他仿佛置身于野兽的爪下一般,稍有轻举妄动就会被咬断喉咙。


可惜有一点他猜错了,瑟兰迪尔的手指扣在他的喉咙上,但是却没有用力,只是钳制着他,让他无法反抗。


“如果你能答应我不会反抗我就松开你,怎么样?”


瑟兰迪尔俯下身子在他耳旁说话,长长的金发滑进了莱戈拉斯的脖颈和衣领中,让他有些忍不住想躲开。


“你先放手。”


还是莱戈拉斯先服了软,他被面朝下按在被子里虽然不至于窒息但是也非常难受,血液都冲到脸上来了,憋得他满脸通红。瑟兰迪尔松开他的手从床上起来,莱戈拉斯活动了下手腕转过身来面对他。


一瞬间瑟兰迪尔惊讶混合着狂喜的表情落入了他的眼中,现在偷袭的话一定能得手。心念一动,莱戈拉斯就一拳朝瑟兰迪尔的腹部击去。


至于为什么不攻击头部,这是一个忧伤的问题,因为莱戈拉斯站起来后发现他比瑟兰迪尔矮了一个头。。。想把他打晕实在不太可能。


“等等!莱戈拉斯你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去死吧!”


被任务目标按到这种事情不需要更多人知道,就在这里干掉他!莱戈拉斯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他的心中只有任务一个念头。


瑟兰迪尔并不想伤到他,刚刚看到莱戈拉斯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就能肯定自己的想法了,如果说这个小家伙摸到了窗子底下的暗扣是一个巧合,那么怕痒时的小动作几乎和莱戈拉斯一模一样一定不会是巧合了吧。


“莱戈拉斯,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不记得我了?”


我该记得他吗?我们以前认识吗?


莱戈拉斯一心二用的下场就是再次接触到了这个该死的柔软的床垫,只是这次好歹给他正面朝上了。


“我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我很抱歉,莱戈拉斯,让你经历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


“放开我!”


莱戈拉斯仿佛陷入了焦虑之中,他拼命的挣扎起来,瑟兰迪尔不得不使出更大的力气来按住他。莱戈拉斯只觉得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穿刺一样,让他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啊!”


“怎么了?莱戈拉斯,你说话!哪里痛?”


“放开...放开我...”


莱戈拉斯捂住脑袋痛苦地喊叫着,加里安听到声音立刻就要冲进来了,阿拉贡见所有人都往屋子里冲,而莱戈拉斯并没有出来就知道情况不妙。


不管任务得没得手,他不能让莱戈拉斯这么早就被抓住。


瑟兰迪尔将手塞到莱戈拉斯的口中,不让他咬伤自己,莱戈拉斯痛苦的样子让他恨不得以身代之,加里安见到屋里的情况立刻让人去喊医生,他正准备把检查莱戈拉斯的身体状况时情况突然变得更加严重了,他只好和瑟兰迪尔一起按住他。


那痛苦的嚎叫听起来毛骨悚然,莱戈拉斯痛的打滚,脖子上的青筋毕露,他恨不得砸开自己的脑袋,好结束这样的痛苦。


阿拉贡趁着一片混乱摸到了莱戈拉斯所在房间外,他还没进去就听到了一声枪响,是的,他看到了从窗外一颗子弹打碎了玻璃,然后在瑟兰迪尔的胸口开了一个洞。


看来组织出手干预了,那群混蛋也许是知道了什么,他必须要把莱戈拉斯带走了。


加里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冲进来的男人一拳打到地上,他上一秒才亲眼看见瑟兰迪尔中枪,然后抓在手中的人就这么被抢走了。他追过去想要截住男人,但是却因为莱戈拉斯不好下手,只能被迫防御着,最后被狠狠地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瑟兰迪尔的脸色苍白的吓人,他捂住胸前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摇摇晃晃的追了出去,他不能让人再一次带走莱戈拉斯。


“放下他...放开莱戈拉斯...”


阿拉贡回头看了一眼,瑟兰迪尔扶着门框喘着粗气,双眼死死地盯着他肩上扛着的莱戈拉斯,除了带走莱戈拉斯他别无选择,不然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陶瑞尔带来的人被阿拉贡轻而易举的揍翻在地上,瑟兰迪尔拼命的想要追上去,可是他的身体却不能容许他再有任何动作了。鲜血几乎要染红他的胸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阿拉贡逃走之后陶瑞尔不敢再继续追上去了,她听见了那声枪声后,加里安没有马上出来让她担忧不已。


很快她就看到了倚靠在门边的瑟兰迪尔,满身的血,还有胸前的伤口,这一切都证实了她不太好的猜想。


“boss!你坚持住,医生马上就来了。”


瑟兰迪尔被陶瑞尔扶到一旁完好无损的椅子上,他的眼神有些涣散了,大量的失血让他的体温快速流失,陶瑞尔撕开他的衬衣,找来干净的布料按在伤口上减少出血量。


“陶瑞尔...莱戈拉斯被人带走了,我确定,是他...去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说完这句话瑟兰迪尔就失去了意识,陶瑞尔强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在心里不断祈祷医生快点,再快一点。



评论(7)
热度(43)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