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芃九向 【一世长情】 九

本文中可能包含九芃,鹏(芃)九向,请各位做好准备,如果逻辑不通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新皇登基后,一切事务都堆积了起来,等待着圣上的裁决,大到粮草辎重,河渠修整,小到宫中的职位安排都要经过齐翰一一过目才能发放到个人手中开始执行。齐翰看着眼前的奏折不由得有些头疼的按住额角,往日里看起来不甚困难的批阅都足以让他费尽心力。


大臣们的奏折五花八门,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拖出来说一说,文章又臭又长还写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实在是不忍直视。


他放下手中的毛笔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去。杨严坐在殿下,面前放着一盘桂花糕,吃的不亦乐乎,脑后的小辫子晃来晃去显得惬意极了。齐翰走过去坐在他的桌边,杨严立刻瞪圆了小鹿般的眼睛,努力地咽下口中的桂花糕,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杨严,你去替我办一件事吧。”


“九哥还请吩咐,我一定给你顺顺当当的完成了。”


“我现在事务繁忙脱不开身,你去江北大营将张氏接回宫来,做的隐蔽一点,不要让人发现你们两的踪迹。”


九哥这是要接太子妃。。。呸呸呸,是张芃芃回宫了吗?上天保佑,这下他们两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担心别人的眼光了。


杨严兀自沉迷自己的想象当中,没有注意到齐翰早已回到了桌前继续批改奏折,他捏起一块桂花糕就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齐翰敲了敲桌子,身边出现了一个暗卫,恭敬的等待着即将下达的命令。


“跟着他,在半路上将张芃芃带过来,此事不能让杨严发现了。你可记住了。”


“属下遵命。”


杨严出城后被拦路的山贼阻了一阻,收拾完那群山贼之后本来想将他们送去官府的,可是后来他发现山贼都是附近的百姓,今年颗粒无收,迫不得已才想出这个下策。他便把那些村民带到最近的城镇嘱咐当地的官员好生安置,这一下在路上多耽误了两天。


等他赶到江北大营的时候,驻守的士兵告诉他,太子妃听闻太子尸骨无存的消息,悲痛之下随了太子而去,投河自尽。


“你说。。。什么?姐姐她。。。自尽了?”


“这是娘娘留下来的遗书,请您过目。”


清秀的字迹字字泣血,道出了张氏的悲痛与生无可恋。可是杨严不敢想,他如果能再早来两日。。。是不是就能阻止张芃芃。。。九哥那边,他该怎么去说。。。


好不容易天下安定了,九哥也登上了皇位,为什么姐姐你不能等一等呢。。。


“九哥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在路上耽误了,姐姐她。。。她自尽了。”


跪在下方的少年泪流满面,瘦弱的身形微微颤抖着,齐翰低头了看了一眼呈在岸上的信,两行清泪无声的落下。


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不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没能早点接芃芃回来。。。芃芃。。。”


毫无预兆的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岸上洁白的信纸,齐翰的身体摇摇欲坠,表情绝望的令人心碎。侍立在一旁的太监急忙扶住皇帝,顿时殿内之人忙成一片,请太医的一刻也不敢怠慢的飞奔了出去。杨严急急忙忙的冲上来,把齐翰扶到床榻上,红彤彤的眼睛写满了自责,九哥是那么喜欢张芃芃,可是他们始终还是无缘。


昏迷中隐约在脑海中浮现了在那暮色四起时的景象,他一步步的印着身边之人走到酒楼上视野最宽阔的地方,微凉的风扬起他们的发丝,打着旋的纠缠在一起。看着底下莹莹的一片灯海,女子露出了惊叹的神情,明亮的眸中再也不见之前的不愉快,一心一意的看着底下不常见的景色,他宠溺的看着那人,静静的陪伴在她身边。


那日高楼之上,我与你并肩而立,你的笑容还历历在目,不敢遗忘。芃芃,你可知我当日多么想拥你入怀,看到你脸颊上的指印我有多么愤怒,可是现在我还不能带你走,不管怎么样,都要忍耐下去。


可是,如果我没有说出那句话,是不是就还能继续欺骗我自己,芃芃你还一直在我身边。





评论(9)
热度(25)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