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芃九向 【一世长情】 七

火堆燃尽的灰烬还在冒着丝丝袅袅的青烟,齐晟从河边一路寻来就看见了眼前这让他暴怒的一幕。


张芃芃的外衣不知道去了哪里,光洁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即使在睡梦中还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人不放手,他的好九弟啊,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躺在他的妃子怀中,看样子根本没有半分不情愿。


额角处的青筋尽数暴起,齐晟狠狠的一脚踢开面前的树枝,这么大的动静让张芃芃瞬间清醒了,她抱住齐翰就背过了身,毫不掩饰地庇护姿态简直刺得齐晟双目血红。


”张芃芃!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还不给我过来!”


“你没看见有人受伤了吗?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是听不见!”


见到齐晟暴怒的样子,张芃芃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但是想到齐翰还被害的昏迷不醒,一股无名之火在心间越烧越旺占据了她的心神。


齐晟是果然皇宫里面出来的,把冷血无情六亲不认学了个十成十的人,皇帝的位子真的是太诱人了,哪怕手足相残都在所不惜。


被吵醒的齐翰眉头紧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他努力的撑住自己站了起来,还因为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忍不住痛呼了一声,齐晟见他这幅模样冷冷的哼了一声。


在不久前,他曾经问过张芃芃,女人是喜欢英俊潇洒的还是温柔儒雅的,那个蠢女人居然毫不犹豫的回答喜欢温柔的男人,他这九弟可不就是靠着这幅皮囊迷惑了他的妃子。


”九弟真是好颜色,不光迷住了盛都的女子,都快把我身边的人都给笼络了过去。“


”你!“


被这饱含侮辱性质的话气的火冒三丈,张芃芃一甩手中的布条就准备上前,齐翰一把拉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


见他似乎有服软的意思,齐晟冷冷的哼了一声。


”张芃芃,我再说一次,过来我这边。“


忍住心中的怒火,她一步步的挪过去,齐晟手一扬,一件披风将她劈头盖脸的罩住。纤细的手腕被人紧紧的擒住,大力的几乎可以把她的手给捏碎一样。


”你放开!“


无视张芃芃的挣扎,齐晟将她死死地按在怀中,看向一旁的人。


”我可不像赵王,张芃芃你敢给我戴绿帽,我就要了他的命。“


那毫不掩饰地杀意直直的刺向齐翰,他的拳紧紧的握在一起又松开,现在他不能自乱阵脚,还不到时候。


敲打了齐翰一番后,齐晟放开了张芃芃,转身去找出路,还没走出几步就感觉到脑后一疼,倒在了地上。


齐晟怕是做梦都没想到会被张芃芃突如其来的发难放到,齐翰也是大吃一惊,张芃芃放下手中的石块将齐晟拖向一边的树上,等她拾起地上的藤蔓时齐翰才反应过来。


”芃芃你要做什么?“


”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出了事我一人承担。“


”不可,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下。“


张芃芃的手一抖,她心想,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齐晟活着离开这里,以后回了宫,齐翰一定会被他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现在四下无人,就算被发现了,她便一力承担了下来,至少可以保齐翰全身而退。


”齐晟不能活,他能暗杀我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且依他这么小心眼,发现了我们两的事情,定不会容忍。若是放他回去,后患无穷啊。“


还没等齐翰想明白他们两之间有什么事情,张芃芃就用树藤和齐晟贡献出来的披风把他捆在了树上,她身上什么凶器都没带,只能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送齐晟上路。


”芃芃,我觉得这样不好,齐晟虽然心思深沉,但是并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处置我们。“


”都被人戴绿帽子了还是小事,你没听他说他要杀你吗?“


被张芃芃的话哽住了,齐翰突然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但是似乎。。。哪里不太对?被戴绿帽子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大胆九王竟敢挟持太子!“


张芃芃和齐翰对视了一眼,她率先扑了上去,一把将来人拦腰抱住,齐翰不得已只能上去帮忙。


“你快打他啊!齐翰!你再不动手我就要被他打死了!”


”你放开芃芃!“


被一刀捅死的侍卫表示我压根还没动手就被你捅死了啊!九王你的眼里只有太子妃吗!没看见是太子妃扑过来的吗!


好了,这下有一个替死鬼了,一个人跑过来也是智硬,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芃芃捡起地上的刀比划了两下,突然一刀过去,在齐晟的胳膊上划开了一道口子,疼的他一下子醒了过来。等他看清自己目前的状况不由得暴怒,齐翰果真是狼子野心,居然敢以下犯上【无辜的九王表示这个锅我不背,明明是你的太子妃想干掉你,不要啥事都能带上我好么。。。伐开心,要抱抱】


”齐晟啊齐晟,这大好的机会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本来我还没打算要你性命,可是你这傻叉侍卫一来就让我改变了主意,这荒山野岭的死无对证,谁让你自己作死一个人跑出来呢。“


”我告诉你,你以为我死了齐翰就会娶你吗,等他坐上皇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看的中一个被我睡过的女人吗?“


看着张芃芃全然为齐翰打算的这幅样子,齐晟气的口不择言,话音未落就被重重的一巴掌扇的眼冒金星,就听见张芃芃冷冷一笑。


”这一下,是还给你的。明明当日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我一巴掌,现在还想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头上,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吗!“


”你敢!“


”你看我有什么不敢的!“


刷刷几下,齐晟的胸前又多了两道伤痕。张芃芃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里泛起一阵快意,她没来之前太子是怎么对她的,她都知道。为了夺得皇位他什么都敢利用,可怜张芃芃一心爱慕齐翰却被横刀夺爱,在宫中被磋磨了许久,最终香消玉殒,这新仇旧恨她要一起算来。


”齐晟,今日我也让你死个明白,当日你害张芃芃一命,如今就是你偿命的日子了。“


”你果然还是记恨我当时救了江氏没有救你,你嫁给我这么多年,我可曾少你半分尊荣,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你竟容不下。“


“你特么给了个屁啊,你以为太子妃是这么好当的吗?没有宠爱的妃子任谁都敢欺负,更何况是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再说了,兄弟的老婆你都下得了手,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白月光和红玫瑰都想要,哪有这么好的事,齐晟啊齐晟,你死有余辜。”


齐翰听得心中难过,他知道芃芃心里有怨,怪他当年没有争上一争,眼睁睁的看着张芃芃嫁给了齐晟,被那后宫束缚。


他握住张芃芃的手,将她带入怀中,一字一句的许下承诺。


”我对天起誓,日后若是负了张芃芃,便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齐翰你放肆,当真以为我死了不成!我告诉你。。。“


齐晟双目充血,英俊的脸庞扭曲的可怕,简直像恶鬼一样。齐翰冷静的从张芃芃手上拿过那把刀,一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芃芃,这些事情交给我来,不要脏了你的手。“


心脏处一阵剧痛,最后齐晟只看见了他们两携手离去的背影,喷涌而出的鲜血染了一地,那把刀留在了死去的侍卫身上,任凭他千般不甘,却还是死在了荒郊野外,成为野兽腹中之食。



评论(35)
热度(25)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