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芃九向 【一世长情】 六

张芃芃没命的往前跑着,她不知道前面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跑多远,如果被人追了上来,大概真的会没命吧。


可是她又一次的被人救了,同样的那个人,为了救她被刺客伤了手臂和胸口处,殷红的血液汨汨流出,染得那人的白衣鲜艳一片,她被拉得跌跌撞撞的,下意识的跟着齐翰的脚步。


眼前再也没有路了,一条不知道流向那里的河阻断了他们的去路,齐翰立刻就想到了去下游暂避追兵,可是还没等他游出多远,前面的人影变得有些模糊了,手臂上仿佛压了千斤的大石一样,让他无力地栽进了水中。


张芃芃一边向前游,一边关注着齐翰的情况,只见他眼睛都闭上了,整个人都沉了下去。她立刻返回身将齐翰从水中托起,奋力的向前继续游着。


水里的暗礁和漩涡冲开了他们,昏迷之前,张芃芃努力的伸出了手,想要去抓住身边的什么,可是她已经精疲力尽了,随着水流被冲了出去。


浑身像被石头碾过一样,被碎石划开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她顾不上查看自己身上的伤,立刻看向四周。不远处的河滩上躺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是昏迷不醒的齐翰,乌黑的发湿嗒嗒的黏在额前,失血过多的嘴唇苍白无比,不管她怎么喊都没有一点反应。


嘴巴。。。张芃芃一下就想到了人工呼吸这个词,放在往日,她定是求之不得,可是现在情况危急,也顾不得许多了。


她一手捏住齐翰的鼻子,一手抬起他的下巴,深呼吸一口气朝他口中吹去,反复几次。齐翰只觉得迷迷糊糊中口中似乎有什么异物,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张芃芃的双眼紧闭,两人的唇正紧紧地贴在一起。


正在心里努力地告诫自己【不能污,要优雅】现在要严肃严肃,不能想着吃豆腐,直到被人舔了一下,吓得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知道齐翰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正好抬头的时候就对上了他迷茫的眼神。


“你。。。你醒了!”


“刚刚芃芃你是。。。”


想到刚刚的情景,齐翰的面上也染上了几分薄红,如果她想的话不用如此费心,平日里也是可以的。


”我刚才是在救你,你千万别多想啊。“


看见齐翰略显奇怪的表情,她急忙澄清,可千万别把她当成变态了啊,这次她可是很纯洁的在救人呢!


天色越来越暗,齐翰的伤也还没处理,看着被泡的发白的伤口他只是默默地靠着张芃芃的肩头,两人一起去找一个可以容身之地。


将好不容易收集来的干草铺在地上,然后把齐翰移到更靠近火堆的地方,还没等他开口,”撕拉“一声,张芃芃就像自己身上唯一完好无损的衣服给撕开了,拉成一条条的给齐翰将手臂上的伤口给包扎起来。


喉咙一阵阵的灼痛,明明靠近火堆却仿佛置身冰天雪地,见他打了个寒颤,张芃芃急忙靠在他身边给他依靠。


”芃芃,你要小心。。。“


话未说完,齐翰的头就朝一边偏去,吓得她魂都要出来了,等她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去探了探齐翰的气息,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她摸了一把齐翰的额头,过高的温度烧的他脸颊通红,嘴唇也干裂开了,她让齐翰平躺下来,抓起身边剩余的布料就朝河边跑去。齐翰身上带着伤还在冰冷的河水中跑了那么久,不发烧才怪呢。


河边的石滩有些打滑,她紧紧的攥着手中那些漂洗干净的布料沾满水跑回去给齐翰敷在额前,来回无数趟,也不知道她摔倒了几次。直到月上中天齐翰慢慢的退烧了她才缓了口气。齐翰还在昏迷当中,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无比脆弱,浅色的薄唇因为痛苦紧紧的抿着,看的张芃芃一阵心疼。


要是齐翰不来救她就不会落入如此狼狈的境地了,把她逼到如此地步真当她是个软柿子不成,幽幽的火光印入她的眼底,兔子急了都还会咬人呢,她心中冷笑一声,咱们不如走着瞧,看谁能笑到最后。


”芃芃快跑。。。快跑。。。”


“好冷。。。我冷。。“


听到齐翰喃喃的呼喊,她眼眶一酸,竟是落下了泪来。张芃芃啊张芃芃,有几人能得到齐翰如此对待而视如无物呢,她抱起齐翰用身体温暖着怀中冰凉的身体,泪水沿着眼角无声的落下。


今生既然成为了张芃芃,不管过往如何,从今往后我定不负你。



评论(9)
热度(28)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