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Blackthorn —掌心玫瑰

我。。。今。。。天。。。又被太太们捅刀了。。。。你捅我捅大家捅,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我想写个HE 怎么这么难!

姑娘们原谅我。。。说好的HE可能要等后天了。。。明天外景停更一天。番外啪啪啪什么的等风声过了再说吧,今天我所有的哔——全部都和谐了,木有了哈。哈。哈。。。

香槟玫瑰的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


黑暗中感觉不到流逝的时间,没有森林里的微风,没有小鸟的低语,地下石室隔开了外界的一切,莱戈拉斯靠着石壁想着什么,他除了自由什么都有,不论他要什么瑟兰迪尔都会为他送来。

刚开始的时候莱戈拉斯拒绝与瑟兰迪尔说话,也不吃他送来的东西,哪怕饿得头晕眼花他也不肯开口。到了第三天,他终于迎来了瑟兰迪尔的怒火,可是却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甜美的红酒被瑟兰迪尔含在口中,强硬的哺喂过去,莱戈拉斯不肯张口紧紧地扣住牙关,不料腰间被突然一捏,他下意识地张开了嘴,灵巧的舌立刻攻占了他的领地。

面颊相贴的时候,瑟兰迪尔就感觉到了那滚烫的温度,在酒精的作用下莱戈拉斯再无力抵抗他的索取,不知道是酒水还是唾液沿着线条优美的下颌滑下,舌头交缠的时候发出啧啧的水声,让他越发的羞愧。不知道什么时候移下去的手掌扣住他的腰身让他们贴的更紧。

哪怕在黑暗中,瑟兰迪尔也能看见眼前的景象是如何美丽,莱戈拉斯面色潮红,薄唇被吻得红肿起来,一道水光从他的唇角滑进衣衫,现在的小精灵简直柔软的不可思议,他的呻吟比黄莺的啼叫更美妙。莱戈拉斯几乎要被他吻得窒息,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刚的感觉太奇怪了,心脏好难受无法呼吸,是不是瑟兰迪尔对他施下了魔法。

”放开。。。放开我。。。“

”如果你依旧不愿意进餐,我只好用这个办法了,我亲爱的绿叶。“

”Ada,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曾经他也渴求过父亲的关爱,虽然他的nana离开了,但是他却过得比任何一个精灵都要快乐,因为精灵王在他身上倾注了所有的爱,他是幸福的,但是也是孤单的。瑟兰迪尔不会每天都陪着他,国王有许多需要完成的事务,别的小精灵有父母的陪伴,他也想过有瑟兰迪尔这样的Ada,他就满足了。

这份感情,明明是那么的宝贵,是莱戈拉斯最珍贵的记忆,瑟兰迪尔不善言语的爱都是让他变强的信念,他要成长起来,能够保护密林,保护他最爱的父亲,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份爱让他觉得沉重无比。

冰冷的指尖拂过他的面颊,动作轻柔的为他拭去泪水,他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叹息。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什么,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希望,没有感情。明明那么高大的身影却在离开的时候好像随时都能倒下。

门扉缓缓关上,瑟兰迪尔低头抵在门上,他还能感觉到莱戈拉斯脸上的温度,温热的眼泪残留在指尖仿佛能刺痛他的心。

”莱戈拉斯,不要走,别离开我。。。“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每天醒来的时候都能看见加里安担忧的神情。苍白消瘦的精灵王沉默不语,拒绝医师的治疗,也拒绝了其他精灵的祝福。直到林迪尔和哈尔迪尔的到来,加里安听说他们携带的宝物,立刻就带着他们去见瑟兰迪尔。

所有的精灵都知道凯兰崔尔夫人的魔法是中土最强大的,作为水之戒南雅的持有者,她拥有的力量不可估计,而埃尔隆德曾经为瑟兰迪尔医治过,也许集他们的力量能够为瑟兰迪尔争取到一丝转机。

”伟大的瑟兰迪尔陛下,领主大人非常思念您,多年不见他期待您再次到访瑞文戴尔。“

”尊敬的密林国王,凯兰崔尔夫人将这块光明宝石送给您,希望维林诺的光辉能够照耀我们的同伴,打破黑暗。“

加里安上前结果他们手中的礼物,退在一边。瑟兰迪尔微微颌首,对他们表达了这份谢意,希望他们转告给埃尔隆德和凯兰崔尔。端坐在王座上的精灵似乎没有丝毫改变,难道堕入黑暗的精灵是。。。。

两位精灵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疑惑,在没有看见莱戈拉斯之前他们还不能妄下定论。

”陛下,阿尔温公主托我带来一份礼物想要送给莱戈拉斯殿下,并带来口信,希望能再次与他相见,瑞文戴尔的大门永远为他打开。“

听到这句话,瑟兰迪尔的眉眼间皆是冷意,他站起身来不再回答林迪尔就转身离开了大殿。急促的脚步声让莱戈拉斯抬头看去,不管什么时候瑟兰迪尔似乎都不慌不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

金色的发丝在进入寝殿之后就褪去了伪装,带着瑟兰迪尔身上特有的冷香将莱戈拉斯整个圈在了怀中。他的呼吸还有些凌乱,但是有力的臂膀却越发的收紧,似乎在害怕莱戈拉斯的拒绝。怀中的小精灵先僵硬了半晌,出乎意料的反抱住瑟兰迪尔,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见瑟兰迪尔难过,他的心里也会有些疼痛。

 

 

“Ada,发生了什么?”

 

 

“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开心吗?”

 

 

“我可以出去了吗?”

 

 

莱戈拉斯敏锐的感觉到了瑟兰迪尔话语中的一丝决绝,他以为瑟兰迪尔会等他改口,不,也许永远不会放他离开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却做出了这个决定,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他疑惑的时候,瑟兰迪尔飞快的低头在他唇上印上一吻,冰冷的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我爱你,所以我想留下你,但是你不想要,所以我放你走,闭上眼睛,离开之后就忘了这一切吧,你会成为密林的新王,莱戈拉斯。”

 

 

细密的光点从瑟兰迪尔的掌心洒下,让莱戈拉斯瞬间就失去意识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他打开了小精灵手脚上的锁链,细心地用缎带绑在他的眼睛上防止他突然见光受到刺激,抱着他离开这里。

外面加里安,哈尔迪尔,林迪尔他们都在等着,等着瑟兰迪尔做出最后的决断。他们并不知道堕落的精灵会变成什么样,凯兰崔尔不曾提起,他们也无从知晓。

“加里安,你带他先下去吧,我有事情要与两位使者商量。”

哈尔迪尔感觉到胸口的宝石似乎变得炽热起来,他还没开口瑟兰迪尔便察觉到了那股力量。他卸去伪装的时候让两位精灵都后退了几步,如此浓厚的黑暗气息会让他们非常不适。

“凯兰崔尔对于黑暗的感知比你们都要强,多谢她的馈赠,并转告她无须担心,我自会解决。”

“瑟兰迪尔王,愿您早日康复,领主大人非常忧心您的身体。”

“多谢,以后莱戈拉斯就劳驾他多多照拂了。”

桌子上摆放着他们送来的宝物,明亮璀璨,光彩夺目,却也足以致命。精灵王将冠冕拿下,手指上的白宝石戒指取下,权杖放下,脱去了这一身的装扮,换上了他曾经在王子时的打扮。

“成为国王,担负起重任,然后忘记我,密林没有堕入黑暗的国王,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My  greenye。”

国王陛下留下信件将王位传于莱戈拉斯王子,只身离开了幽暗密林,无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面对醒来的王子殿下,加里安只是微楞了一下,就转身去执行命令了。

“加里安,我在哪里?为什么不在我自己的寝殿里?”

“陛下,您的寝殿正在扩建,现在您居住在这里。”

“陛下?我。。。”

空白的记忆,似乎他一直都是单独住在王宫里,可是为什么他记不起来国王陛下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他成了新王,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人为他解答。

直到后来中土终于从索伦的手下得到了胜利,幽暗密林终于变回了以前的大绿林,带着王冠的精灵王每次经过森林时,树叶都会摩擦的发出声响,可惜莱戈拉斯听不懂。那是前任精灵王离去时的牵挂,他缠绵于唇边的话语被森林记住,在林间不断回响。

“莱戈拉斯,我愿每天见到你的笑容,哪怕不是对我而笑。“

——全文完——

评论(48)
热度(37)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