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Blackthorn —枯萎的金盏花


我卡文卡的要撞墙去了。。。逻辑不对请不要在意,瑟爹好难写,我该怎么才能不虐身只虐心。。。



金盏花的花语:悲哀



疼痛和晕眩是莱戈拉斯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东西,他低垂着头靠在墙上像失去了意识一般。过了许久他才慢慢的回过神来打量着身边的一切,抬手去摸腰侧的刀却牵动了手腕上的锁链,哗啦哗啦的响声在狭小的空间显得格外的清晰。



“这里是。。。”



莱戈拉斯没想到他准备去护卫魔戒会让瑟兰迪尔有那么大的反应,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让他入坠冰窖,瑟兰迪尔从来没有那样看过他,好像他是一件玩具,一个宝物,带着极强的占有欲不容他反驳。



“你哪里都不能去,莱戈拉斯,留在密林是最好的决定。”



“Ada,身为中土的一员,这是我们的使命。如果让索伦得到魔戒后果将不堪设想。”



银发的精灵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不断厮杀的半兽人,莱戈拉斯的话语并没有打动他,他的眼中没有半分怜悯。



“这些都与我们无关,精灵可以西渡,灵魂也能在曼多斯转生,无足为惧。”



冰冷的话语,无情的打破了他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以前就算瑟兰迪尔表现出冷漠十足的样子,但是却从来没有将中土即将发生的灾难视如无物,要是精灵全部西渡,人类和矮人不可能战胜半兽人的大军,他们没有强大的魔法,矫健的身手,甚至人类非常脆弱,他们甚至不能抵挡住半兽人的一击。



紧握的拳头松开又握紧,莱戈拉斯下定决心一般走到瑟兰迪尔的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如果护戒是他的使命,他一定会去,而不是当一个逃兵,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动摇他的决心。



“很好,莱戈拉斯,我以为让你跟人类结交会增长你的见识,让你习惯人类的招式,但是没想到人类软弱的感情你也学了个十足,你以为这是英雄吗?这不是,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离开密林的,这是命令。”



“我拒绝接受这个命令,你是国王,但是你不能主宰我的心。”



加里安看着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担忧,瑟兰迪尔现在的情绪非常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莱戈拉斯这么火上浇油他真的很担心下一秒精灵王的刀就指过去了。还没等他想完就看见瑟兰迪尔手起刀落然后莱戈拉斯就倒下去了,吓得他手中的箭都掉了。



“陛下!”



“我没杀他,敲晕了而已,扛着他回去。”



精灵王似乎也被他拔高的嗓音吓了一跳,他收回刀背在加里安面前缓缓送入鞘中,这才让加里安松了口气。可怜的王子殿下就这么被他像麻袋一样扛回去了,希望不要有精灵看见他这个样子,不然莱戈拉斯醒来之后的怒火很有可能会波及到他。



只是加里安并没有料到瑟兰迪尔接过莱戈拉斯之后会发生的一切,国王陛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用魔法掩盖了变化的外表,大家都很高兴国王陛下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对外宣称前往南境执行秘密任务的王子殿下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过,瑟兰迪尔每天呆在寝殿的时间越来越长,性情也越发的喜怒无常。



清醒过来的莱戈拉斯试过用力挣断手上的锁链,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撼动分毫。瑟兰迪尔站在石阶上冷冷的看着他,黑金的铁链贴合在精灵白皙瘦弱的手腕上有种极为强烈的对比,这样的莱戈拉斯有种奇特的魅力,让他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一下,似乎对眼前的景象十分满意。



“这样你就跑不掉了。我会保护你的,这里很安全。”



“陛下,您这是准备把我关起来吗,仅仅是违背了您的意愿,您就要这么对待我?!”



小精灵愤怒的声音混着铁链的响声传来,明明知道挣扎没有什么用,但是他还是用尽全力去扯那截铁链,手腕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圈红印。瑟兰迪尔走到他身边,轻柔的托起他的手腕,眼中带着满满的心疼,但是下一秒他就狠狠地捏住莱戈拉斯的下巴。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伤害自己。”



“我不是你的玩具,你不能这样对我。”



他怒目而视,但是瑟兰迪尔却无动于衷,他勾起的唇角带着恶意的笑容,让莱戈拉斯心里有些惊慌,似乎接来下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没关系,我不介意这些,哪怕你没有任何回应也好,只要你呆在这里,总有一天会只看着我,只想着我,只爱着我,不会再有别人来打扰我们。”



莱戈拉斯多希望自己是听错了,他的Ada在说什么。。。为什么他听不懂。瑟兰迪尔顺着他的耳尖轻轻的舔吻,酥麻的快感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精灵王居然爱上了自己的孩子,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瑟兰迪尔见他不再挣扎,满意的放开了他。



华贵的长袍垂在地上,随着国王的转身缓缓地消失在他的眼前,莱戈拉斯突然抬头叫住他。高大的身影定在台阶上,他并没有回头,静静的等着莱戈拉斯开口。



“瑟兰迪尔,别让我恨你。”




评论(14)
热度(40)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