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Blackthorn —啼血杜鹃

杜鹃花的花语:节制


 @大魔王Cain 太太我终于写到黑化了嘤嘤嘤,你快看看呀


之前的铺垫有点略长,现在就是黑化梗的开展啦~






覆盖着污黑的软甲,凌乱的银发,像从地狱里走出的魔鬼一般,所过之处不留活口。瑟兰迪尔手中的长剑锋刃朝外,一手格挡,下一秒就让面前的半兽人身首分离。哪怕星星点点的血迹溅上了他的脸颊,他也毫无感觉,在这种时候,他还在笑。



见过精灵王对人类时的不屑冷笑,对矮人的嗤笑,不管什么时候,战场上的瑟兰迪尔只会更加冰冷,可是现在。。。陶瑞尔只觉得彻骨寒冷,这是单方面的虐杀。。。



伤口的剧烈疼痛逼得莱戈拉斯清醒过来,想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他就心有余悸,刀尖离他的眼睛只有几毫米了,幸好有援军赶来,不然他们都要留在这里了。



“陶瑞尔,支援我们的同伴呢?”



没有听到来自陶瑞尔的回应,莱戈拉斯有些奇怪的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呼吸一窒,眼眶有些发酸,他的父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Ada!”



莱戈拉斯的声音穿过重重阻碍,让瑟兰迪尔停了下来,他回过身去走向他最爱的孩子。本来想伸手抱抱他,看看他有没有哪里受伤,但是在小精灵清澈透亮的蓝眸中,他看见了自己的模样。在接受那个声音的诱惑时,他将永远的失去一部分东西,现在的他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他多想捂住莱戈拉斯的眼睛,让他看不见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



瑟兰迪尔伸出去的手在半路中落下,他不能再触碰心爱的绿叶了。察觉到瑟兰迪尔的想法一般,莱戈拉斯伸出手却只来得及抓住他转身后披风的一角,一瞬间在瑟兰迪尔眼中出现的情绪仿佛只是他的幻觉。清点人员后,莱戈拉斯和一名轻伤的战士共乘一骑,陶瑞尔单手持着缰绳跟在他的身后,大角鹿背上的身影是那么近却又触手不及。



那一天的战斗所有参与的精灵都闭口不谈,其他精灵都无从得知为何国王陛下的容貌发生如此的改变,那血红的双眸是何等不详的颜色。西尔凡的精灵们都为之祈祷,希望他们的陛下能脱离现在的困境,自从国王和王子回来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同时出现在密林子民的眼前,所有的政务都由总管加里安代理。



“陛下。。。”



加里安轻声的喊着,躺在床上的精灵王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从那天回来,瑟兰迪尔每夜都会被梦魇所缠,他能感觉到瑟兰迪尔与森林的气息在一天天的改变,他看着那个轻狂张扬高傲不羁的春天王子成为冷静沉稳的瑟兰迪尔王,哪怕千年过去,他知道瑟兰迪尔依旧没有改变,哪怕身染黑暗,也是他所忠的王。



“能模仿您的傀儡已经没有了,如果莱戈拉斯殿下问起,我该怎么做?”



“让他好好学习处理密林的事务,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的。加里安,我舍不得看到我的孩子受伤。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请求,如果我发狂,就亲手了结我的性命,决不能威胁到密林王国。”



“是,陛下。”



作为欧瑞费尔王身边最强的近卫军,瑟兰迪尔毫不怀疑加里安的忠诚,哪怕他现在痛苦不已却还是答应了这个残酷的要求。亲手弑王,这份罪恶将会伴随他永恒,即便如此,他还是答应了。



精灵的容貌永远年轻貌美,但是他们的心早在战争中被消磨的千疮百孔,加里安紧紧地握住腰间的长剑,跪在瑟兰迪尔的身侧许下誓言,低垂下头颅无声的流泪。瑟兰迪尔将一边的荆棘王冠拿过来戴在头上,在一切结束之前,他会扫平一切障碍,为他的绿叶留下一个再无战火的森林,不再有死亡和悲伤。



洛斯罗瑞安和瑞文戴尔的使者都在赶往密林的路上,凯兰崔尔的水镜和埃尔隆德的预测都显示出了这一幕,有一位高等精灵堕入黑暗,而幽暗密林里的高等精灵只有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不管是哪一位都会让现在的中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哈尔迪尔!”



“林迪尔。”



两位精灵都从对方的到来看出了同样的郑重与危机。他们带来了双圣树光辉照耀过的宝物和瑞文戴尔的星钻,里面蕴藏着强大的净化魔力。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确定那位高等精灵的身份,更是要在黑暗彻底控制他之前将黑暗遏制住。



”这些藤蔓阻挡了去路,马匹不能通过,我们只能寻找小路通过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也许所有能够通行的道路都被封闭了。“



林迪尔与动物们交谈得到了情报,他们可以从水路进入密林,其他所有的地方都不能通行。哈尔迪尔唤来白鸽将这份消息传回洛斯罗瑞安,跟着林迪尔一起寻找船只前往水闸。



同时,褐袍巫师瑞达加斯特从南多尔戈多带来了好消息,一直盘踞在幽暗密林边的半兽人要塞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覆灭,没有人知道瑟兰迪尔出动了多少士兵,也不知道他怎么剿灭那些源源不断的出现的大蜘蛛。



他们当然不知道,瑟兰迪尔以自身为媒介容纳黑暗的魔力,控制住那些半兽人命令他们自相残杀,听从精灵王召唤的植物们迅速的拔地而起在贫瘠的山岩上形成一道道屏障,让他们无法逃脱。



加里安跟在瑟兰迪尔的身边警戒着,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沾着毒液的箭矢疾驰而来,瑟兰迪尔挥手之间黑色的光芒将它们全部斩落。



”听从我的命令,或者死。“



瑟兰迪尔将靠近他的半兽人全部控制住,命令他们调转矛头冲向多尔戈多。哀嚎声,兵戈交击之声不绝于耳,银发的王者巍然不动,冷眼看着眼前战火四起的修罗场,这些堕落的半兽人中也许有着被黑暗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精灵,他们在战场上被俘,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他会斩断这个可能,在他堕入黑暗之前,加里安都会寸步不离的监查他的状况,一旦他有失控的可能,那锋利的精灵宝剑将会毫不犹豫的刺入他的心脏。



莱戈拉斯向他的同伴们询问,他们都不知道国王的去向,森林也在精灵王的命令下缄口不言,他的心底有一道声音在催促着他,他要赶快找到瑟兰迪尔。他设想过一千种再次见到国王的场景,却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景。



枫叶和浆果点缀的王冠变成黑荆棘王冠,顺滑的金发也褪去了那温暖的色彩凌乱不堪①,眼前的一切都让莱戈拉斯无比痛恨自己当初轻率的决定,如果他没有前往多尔戈多,瑟兰迪尔也不会为了救他而不顾一切。他早该察觉到的,那个肖似瑟兰迪尔的傀儡只是一具空壳,他的身上没有森林的气息。



“是谁在哪里?!”



加里安举起弓箭对准莱戈拉斯藏身的地方,当他看见那熟悉的脸庞时才放下手中的武器。



“加里安,请你告诉我Ada他。。。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份力量是如此危险,是不该被使用的。”



“但是它确实最有力的。莱戈拉斯,从今往后,密林再也不会收到黑暗的侵袭了。”



精灵王的背后是多尔戈多覆灭的情景,威胁了密林那么多年的巫术之丘在瑟兰迪尔的手下显得那么脆弱无力。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被禁止的力量,万物都是公平的,如果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那就必须有付出。



“Ada,求求你不要在使用它了,这会对你有伤害的。就算现在杀死了他们,魔君还是会造出更多的黑暗奴仆,只有销毁魔戒才能停止战争。”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莱戈拉斯。”





①为大魔王cain太太微博配字的修改。原话是:曾经的树枝王冠换成了黑荆棘王冠,顺滑的金发也变得褪色凌乱【具体可参见之前的新坑提要】



评论(11)
热度(43)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