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Blackthorn —芍药的场合

卡文卡的销魂的我,今天的短小君请不要介意呀QAQ  。这里清明三天要回家上坟,可能会停更两天,回来就会拼命补上哒~

芍药的花语:恐惧

从阿拉贡到来算起,已经过了十天,灰袍的法师接到消息后就朝着密林而来,他有许多事情想要在咕噜身上找到答案,包括魔戒的消息是否已经被黑暗得知,他必须尽快将这些弄清楚才能去夏尔找比尔博。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咕噜利用了精灵的善良,它被允许爬到树上放风,却用喊声招来了半兽人袭击守卫并趁乱逃脱。

“实在是太可惜了,作为魔戒的前持有者他应该能提供给我们许多情报。”

“米斯兰达,我能感觉到黑暗的复苏,也许不久之后就会有一场大战,但是密林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参加战争了。“

”My  lord,您的预感是正确的,魔戒现世中土将再无宁日,魔君索伦会派出更多的军队来搜寻它的踪影,只有将它彻底毁灭才能除掉索伦。最好的方法就是将魔戒投入末日火山,只有它的烈焰才能使魔戒消融。“

“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魔戒在哪里?我们又该怎么前往末日火山,你想过吗?米斯兰达,穿过魔多要面对无数的半兽人,不管是人类,矮人,或者是精灵都没有这种力量,这是个艰难的任务。”

“可是您想过联合军吗,如果所有的人能团结起来,那么。。。”

“你不用说了,米斯兰达,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是不可能的。人类软弱容易被诱惑,矮人顽固不化,精灵无法在力量上压制过戒灵,联合军不可能成立的。”

瑟兰迪尔冷酷的话语犀利的指出要害,反驳的甘道夫哑口无言,他有些心虚地摸着腰间的长剑。确实他有过召集各族的勇士保护魔戒安全送到末日火山销毁,但是人选却是一个难点,要是被爱子如命的精灵王知道他想把密林的王子拐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事一定会把他赶出密林的,甘道夫毫不怀疑精灵王会这么做。

灰袍巫师在大殿下来回踱步,他时不时偷偷的望一眼王座之上的精灵,可惜那冷若冰山的脸上没有出现一丝一毫赞同的意思,事关莱戈拉斯,他是不会妥协的。他知道护送魔戒是非常危险的,一路上可能要路过雪山,废弃的莫瑞亚矿坑,危险古老的森林,恐怖的沼泽,连他都不能保证在躲开半兽人的追踪的同时还能全身而退。

莱戈拉斯觉得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密林似乎发生了什么,就是从阿拉贡带着咕噜来了之后吧。瑟兰迪尔的脸上很少带有笑容,他常常与大臣们商讨着什么,眉间的竖纹越发的深刻了起来,他私下问过阿拉贡和甘道夫,但是他们都对此闭口不言。

”米斯兰达,我想我应该有知情权,你们不能这样把我排除在外,我真的很担心Ada,他一直都不肯跟我说,你能告诉我吗?“

莱戈拉斯清澈的眼神让人舍不得拒绝,他非常有毅力的每天去缠着法师希望能知道他们隐瞒的真相,他的直觉那会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对此讳莫若深,闭口不提呢?

这次,甘道夫终于没有再用沉默拒绝小王子的请求了,他掏出烟斗狠狠地抽了一口,灰白的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低沉黯哑的声音带着无可奈何的疲惫。

”绿叶,这件事情瑟兰迪尔一直不同意,但是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你是密林最强的战士,我听说过你矫健的身手,如果你能加入护戒队我们就会多一些成功的希望。“

甘道夫索性将利弊分析给莱戈拉斯听,他虽然并没有处理过政事,但是他也知道黑暗覆盖中土他们将再无立足之地,而且甘道夫说他是密林最强的战士,那么,瑟兰迪尔呢?

”也许瑟兰迪尔在两千年前是的,但是现在他的身体被黑暗不断地侵蚀,他无法保持体力参加一次又一次凶险的战斗,绿叶,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让我告诉你的理由。看样子他并没有告诉过你这些,请不要责怪一个父亲善意的谎言,我想他是非常的爱你。“

法师干枯瘦弱的手掌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肩头,他很清楚莱戈拉斯的意志力非常坚定,与他秀美温和的外表不符是他那颗充满了爱与守护的心,哪怕前方再艰难他也不会退缩。只是这样,可能未来的许久他都不会看见精灵王的好脸色了。

陶瑞尔执勤回来就看见莱戈拉斯孤零零的坐在花园里,他的头低着看不见表情,但是却给她一种好像在哭泣的感觉。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的红发精灵不由得摇摇头,莱戈拉斯怎么可能会哭呢,要知道他从100岁之后就再也没有流过泪了。

”嘿,我们的小王子怎么没有去找陛下?刚刚我还看见他在书房呢。“

”陶瑞尔,我想离开密林。“

这句话不异于一道惊雷,吓得她差点要抓住莱戈拉斯仔细看看是不是被谁掉包了,莱戈拉斯怎么可能会想要离开密林呢?

”我的意思是我想参加护戒队,保护魔戒一路到末日火山,将魔戒销毁我们才能不受黑暗的威胁。“

陶瑞尔盯着莱戈拉斯,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但是很可惜,莱戈拉斯坚定的表情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她几乎不敢想象瑟兰迪尔知道了会怎么做,国王一定不会同意的。

”莱戈拉斯,我想你需要好好地想想,护戒队也不是非你不可不是吗?噢,天哪!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陛下一定不会同意的。“

”如果我不去,Ada承受的痛苦会更多,为了Ada,为了密林我必须去。“

陶瑞尔惊恐的看着他的身后,碧绿的双眸中映着国王震怒的表情。莱戈拉斯也立刻转身,瑟兰迪尔咬紧牙关才克制住自己满腹的怒火,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降到了冰点,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但是只是这样,莱戈拉斯就能感觉到那藏在平静之下的波涛。

”陶瑞尔,你先离开吧。莱戈拉斯你跟我到书房。“

红润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线,瑟兰迪尔一路上都在告诉自己,他要好好问问到底是谁让莱戈拉斯有了这个念头,到底是谁撺掇他的小王子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是米斯兰达还是那个人类游侠?

”Ada。。。“

他有多久没有听见莱戈拉斯用这样柔软的语气喊他了,小时候他撒娇的时候总会伸手拉住他的袖摆,就像现在一样。他的怒火就像被戳漏的皮球一样被平息了,他如何能训斥这个孩子。

”我的绿叶,这件事不行,除了他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莱戈拉斯清楚地看到瑟兰迪尔的眼中的情绪,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国王。不论在什么地方,他的眼神都带着冰霜般的凌冽,他提拔的身姿是那样的引人注目,有王在的地方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但是现在他在瑟兰迪尔的眼中看见了哀伤和请求,他在担心,他厌恶战争。

莱戈拉斯只踟蹰了一会,他给了瑟兰迪尔一个拥抱,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Ada,如果这是命运,那么我愿意尝试一次,你要相信我,我会成功的。“

撒娇卖萌在瑟兰迪尔这里一向百试百灵,往往莱戈拉斯只用拉着他的衣袖看着他他就能毫无条件的妥协,但是这次不行。精灵王闭上双眼,将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应允压制,他不会让莱戈拉斯离开密林一步的,中土也好,魔君也罢,都不与他相干,几千年的战争他已经失去太多了,谁也不能夺走他心爱的绿叶,谁也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莱戈拉斯觉得瑟兰迪尔的气息似乎变了一点,身为精灵王,他早就在数千年中染上了森林那独特的清香,橡树的味道,山毛榉的味道,兰花的味道,浆果的味道,红酒的味道,但是却从未有过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放在背后的手又收紧了一些,莱戈拉斯有些难耐的想挣脱却被牢牢按住。

轻柔的吐息从他耳畔擦过,让他的后颈一阵发凉。

”莱戈拉斯,你先回去休息,好好睡一觉不要想太多了。“

带着魔力的话语迷惑了毫无防备的小王子,他本能的朝着房间走去,在他身后的阴影中瑟兰迪尔高大的身影越来越淡,最终,没入黑暗之中。


评论(11)
热度(25)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