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Blackthorn —热烈的盛夏

雨后的森林空气中都带着浓厚的水汽,被雨水浸泡的松软的土壤上一个个清晰地脚印帮了陶瑞尔大忙。



她带领的小队追逐了两天,一路上那些可恶的半兽人破坏了不少森林里的植物,他们死去的地方污血浸泡的土地寸草不生。而现在他们企图离开森林逃到南方的多尔戈多要塞,一但被他们逃离,将会带着跟多的半兽人骚扰森林。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格拉尔,你和莫比亚掩护我们,其他人跟我来!”



红发的精灵抓住一根藤蔓荡到了半兽人前面的树上,反身搭弓一箭射出,正中最前方那个半兽人的咽喉。其他的精灵也赶了上来截断了他们所有的出路。



“可恶的精灵!杀了他们!”



身子轻巧的精灵们用手中的利刃在半兽人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这时一支支破空的羽箭挟着呼啸的风声狠狠地将一个半兽人钉在树上。一抹灿烂的金发在树叶间格外醒目,他射出的箭例无虚发。



很快这批半兽人就被完全剿灭了,红发的队长用力的甩去了刀刃上的血迹将它纳入刀鞘,抬头看向从树上跳下来的精灵。



”今天多谢了,明明不是你的巡逻日。“



”没事,My  lord命令你们速战速决,任务完成就赶快回去。“



莱戈拉斯和陶瑞尔交换了个眼神,国王不是一向不喜欢让王子出来执行任务吗?怎么这次并不算重要的追剿半兽人却拍了他过来。



直觉告诉他,瑟兰迪尔想把他支开,但是他却不能违抗国王的命令。



当他赶回王宫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一队从王宫那边跑来的半兽人,心头不好的预感越发沉重了。陶瑞尔觉得有瑟兰迪尔的坐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国王陛下的武力值可是让半兽人闻风丧胆。



莱戈拉斯其实没猜错,他前脚离开宫殿,瑟兰迪尔后脚就带着一队卫兵去剿灭那支潜入密林的半兽人,陶瑞尔他们追击的只是一支斥候,而他们的目的是引开密林的守卫,趁机攻打王宫。



可惜瑟兰迪尔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们还没来得及踏上王宫周围的土地就遇上了一身银甲的精灵王,大角鹿扬起鹿角将一个半兽人抵在树上,瑟兰迪尔左手一扬就取走了他的首级。



惨叫被阻隔在那小小的一方,包围圈还是被他们冲破,瑟兰迪尔命令受伤的精灵先行回城,他则带领其他的精灵追了上去。大角鹿根本不用指示,弯曲突起的树根和矮小的灌木丛它都能轻易的跃过,碰到狭小的通道瑟兰迪尔就会拍拍它的脖颈,示意它歪头通过。



银光破空斩下,瑟兰迪尔如同战神一般杀进半兽人的队伍。扭腰回身就是一刀,右手紧跟着补上将冷箭斩断成两截。大角鹿舞动着它锋利的犄角将靠近的半兽人开膛破肚,精灵们一刀一个下手无比果断。



莱戈拉斯最先冲过来就看见这一幕,他从来没有见过瑟兰迪尔战斗的样子,他的一招一式都无比果断,没有丝毫迟疑。这就是战场上练就的战士,哪怕没有靠近都能感觉到那股肃杀之气,这样的感觉不是其他的精灵能比拟的。



”陶瑞尔,我们要去支援。“



”保卫国王!“



瑟兰迪尔瞥见莱戈拉斯冲入战场的时候真是恨不得把他扔出去,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死心,哪里危险往哪里冲。



”陶瑞尔,带着莱戈拉斯回去,这里交给我。“



”不!Ada,我也是护卫队的一员,你不能这样!“



气急之下莱戈拉斯也顾不上称呼问题了,他愤怒的向前跨了一步抽出双刀刺穿了面前一个半兽人的喉咙。陶瑞尔急忙冲过去帮他挡下一部分攻击,要是他受了点伤估计陛下得要把半兽人的老窝端了。



从战场上回来,瑟兰迪尔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明显的昭告其他的精灵,不要来触他的霉头。倔强的小王子依旧觉得父亲偷偷背着他去杀半兽人是不信任他,愣凭陶瑞尔说破了嘴也不肯先低头。



”哐当!“



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宫殿显得格外大,所有的守卫都识趣的退下,将空间留给这对父子。瑟兰迪尔用力的将解下的战甲扔到地上,他的双刀也被拍在一边的桌上,苍蓝的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而莱戈拉斯却毫不退缩的直视着愤怒的国王。



”莱戈拉斯,我让你去参加巡逻队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你就是这么违抗我的?“



”我不觉得这是一种保护,我已经足够强大了,陶瑞尔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行?Ada,我不光是您的孩子,我也是密林的精灵,我有保卫密林的权利!“



”强大?!你跟我谈强大?!我的父亲就是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了,跑到战场上被半兽人杀死了。你是密林的王子,我的继承人,你觉得你把我置于何地了!如果我战死了,密林将由谁来统治?!莱戈拉斯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随着这些咆哮的话语而来的是瑟兰迪尔眼中毫不掩饰的失望,莱戈拉斯觉得战死这个词他无法承受,他不能想象没有瑟兰迪尔会是什么样,他只是想证明自己,他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握着短弓的小精灵了,死在他手下的半兽人已经不少了。



瑟兰迪尔希望的是能给莱戈拉斯一个和平安全的环境,可是他的孩子不需要这些,他迫不及待的像脱离这安稳的如同堡垒一般的地方。



最后,国王失落的低下了头,缓缓走向王座,染血的背影显得格外孤寂,他觉得很累,如果连莱戈拉斯也要离开,那么密林将不会再被阳光所眷顾。



”你走吧,去做你想做的事。“



评论(27)
热度(27)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