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绿林之歌 【五】

战斗啊阴谋啊真的不是我擅长的嘤嘤嘤,咒语都是百度上摘录的,有自己删改一下,侵权则删。要是有bug啥的求轻拍。下一章保证开窍!发糖!希望大家食用愉快~么么哒~[]~( ̄▽ ̄)~*

“我的孩子,你选择了一条无比艰辛的道路。愿我父赐福与你,维林诺的光明将帮助你抵挡一切邪恶,没有什么能够成为束缚你的障碍。”

瑟兰迪尔缓缓伸手抱住面前高大的精灵,这是来自四千年后迟来的拥抱,他没能跟随欧瑞费尔上战场,是他永远的遗憾。

相似的场景只是交换了一下身份,现在密林的国王是瑟兰迪尔,为了他的国家,为了他的孩子。他必须斩断一切威胁到他们的危险,哪怕这份危险是他自身。

古老的精灵语念诵着精灵魔法,从维林诺聚集起的点点光芒汇聚于欧瑞费尔的手心。在光明下黑暗无处遁形,瑟兰迪尔的魂体上渐渐浮现起黑暗的符咒。心脏旁边便是那黑魔法扎根的痕迹。

”必须在它完全控制你之前消灭掉它,你忍一下,我马上就将这力量导入你的灵魂,你千万不能失去理智,否则就会被完全击溃,将再无恢复的可能。“

埃尔隆德带着林迪尔赶到的时候就看见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两相对望,没有动作也没有语言,仿佛只是一具傀儡一般。

”领主大人,刚刚王突然停下来不动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

”先别轻举妄动,让我看看。“

埃尔隆德心底也有点发虚,被瑟兰迪尔痛揍一顿实在称不上什么好的回忆,想起来就会觉得肋下隐隐作痛。一步步的走近,他已经用风之戒在瑟兰迪尔周围缓缓地成包围圈,现在他停住正是最好的时机。

直到埃尔隆德准备收紧力量时异变突生,瑟兰迪尔偏偏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纯黑的瞳中满是恶意。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瑟兰迪尔就挥刀打破了风之戒的束缚,站的近的埃尔隆德首当其冲把这招接了个满怀。

”明明还差一点!为什么突然会...“

”别白费力了,就凭你们这些精灵...埃尔隆德...“

看见瑟兰迪尔的眼睛有一瞬间变成蓝色,埃尔隆德立刻知道了瑟兰迪尔还有自己的意识。他们说不定能从中抓住机会将魔法破除。

”瑟兰?你还认识我是谁吗?“

”不能让他离开...可恶的精灵王,居然还有力气抵抗!“

刀刃狠狠的切入左手,将瑟兰迪尔的动作制止,莱戈拉斯急的满眼通红,恨不得以身代之。

”不要伤害我Ada,你要做什么都可以。“

”冷静点,莱戈拉斯,你不能屈服了。“

”可是...“

瑟兰迪尔每回想抢夺身体的控制权,都会被先一步制止。右手失去控制就挥刀刺进血肉中,鲜血沿着手臂滑下,左手的剑直直的指向莱戈拉斯。他听到控制身体的家伙要挟持莱戈拉斯做人质,小精灵毫不犹豫的放下手中的武器走向”瑟兰迪尔“,刀尖离他不过几寸。

”你可以夺取我的身体,请你离开我Ada。“

”哼,小家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放弃一个精灵王而附身你这么个默默无名的精灵。你太天真了。“

【不...莱戈拉斯,你不能这样做。】

莱戈拉斯听不到瑟兰迪尔的话语,他又向前了一步。

”我是瑟兰迪尔之子,密林王子莱戈拉斯。如果你在索伦手下做事,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莱戈拉斯?原来就是你,没想到你居然会自己送上门来。“

没等莱戈拉斯回应,加里安已经挡住了”瑟兰迪尔“冲过来的攻击。要是王子出现了什么问题,王要是清醒了还不活剐了他。

见攻击落空,“瑟兰迪尔”有些遗憾,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小精灵一定会乖乖的把身体奉上的。

【别做梦了,蠢货。莱戈拉斯不是你这家伙可以觊觎的。】

“闭嘴!”

埃尔隆德能感觉到瑟兰迪尔似乎还能影响到这个家伙,看见瑟兰迪尔的手势不由得一惊。如果他没记错,这个手势代表着使用光明魔法,一般需要几个精灵的合作才能发动,现在在场的正好有四个,也就是说瑟兰迪尔在示意他们不必顾虑自己攻击。

他必须想好怎么在不被“瑟兰迪尔”发现的情况下通知莱戈拉斯和加里安。瑟兰迪尔看见埃尔隆德明明懂了他的意思却迟迟不进攻也是有些焦急,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啊,他们一出手束缚住这家伙他就能用欧瑞费尔交给他的力量了啊。

“莱戈拉斯,你要顾全大局,我想瑟兰迪尔也不愿见到你身涉险境。你难道忘记了他对你的教诲吗?要知道你的父王不仅仅是个伟大的国王,他曾与我一起在战场上杀过无数的半兽人,这小小的黑魔法更是不在话下。“

埃尔隆德的一番话显然激怒了那个家伙,而莱戈拉斯则有些迟疑的看向了加里安。

”小小的黑魔法?林谷之王啊,现在就由你来见证一下这黑魔法的厉害吧!看你还敢不敢说大话。“

就在他转身走向埃尔隆德的时候林迪尔一个纵身跳到了他的左侧,莱戈拉斯和加里安堵住了他的后路和右侧。”瑟兰迪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别说四个精灵,哪怕再来十个他也能放到。

”伟大的光明女神,请聆听吾等请求,祈求您的恩赐清扫世间的邪恶。仁慈的瓦尔妲·埃兰帖瑞啊,请降临于此!“

哪怕是没有魔法的精灵也可以使用的咒语,这是维拉们对精灵的恩赐,一旦使用,他们将获得斩杀魔物的光剑,被锁定的邪恶将无处可逃。

”可恶的精灵!狡猾的精灵!我要杀了你们!“

”女神的武器并不会伤害到精灵,而你!将会被光明驱逐!永远的消失!受死吧!”

他们都是精灵族强大的战士,哪怕是面对瑟兰迪尔也没有丝毫后退。埃尔隆德的风之戒呼唤来林谷的清风保护他们,让瑟兰迪尔的利剑无法穿透。

”莱戈拉斯,你怎么能...“

”Ada...我...“

莱戈拉斯听到”瑟兰迪尔“这句话有些分神,被他打掉了手中的光剑,他再去拾剑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哈哈,瑟兰迪尔,我要你看着他被我杀死!“

高高举起的利剑停在空中,”瑟兰迪尔“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黑色的魔咒从脸颊上褪去,苍蓝的眸恢复了神采,莱戈拉斯立刻认出了这才是他。

【莱戈拉斯,拿起你的剑,我会同时使用光明之力将黑魔法迫出我的身体,你的任务就是将他斩杀!】

仿佛听到了瑟兰迪尔的话,他喊来加里安将瑟兰迪尔牢牢抱住,不让他有挣脱的机会。

【仁慈的瓦尔妲·埃兰帖瑞啊,光明中的光明,请保护吾等不受邪恶的威胁,展开您的闪亮双翼,阻挡世间一切的邪恶闪耀的光辉啊,请让无助的我进入你的庇荫,外来之邪物将化为无形。化作光之利刃、斩碎那邪恶的灵魂吧】

来自维林诺的圣光从瑟兰迪尔的身体里迸发出来,隐约可见一缕黑色的影子从他体内窜出。莱戈拉斯立刻一剑挥下将黑影斩断。耀眼的光芒让邪恶无处隐藏,只能尖叫着在煎熬中被灼烧殆尽。

这份力量太过强大,仿佛失控的洪流一般冲进瑟兰迪尔的体内,将黑魔法的刻印一个个的抹去,如同置身于烈焰焚烧一般。

莱戈拉斯无法靠近瑟兰迪尔,在魔咒清除的时候瑟兰迪尔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持剑插在地上,才没有狼狈的摔倒。

”Ada...领主大人,Ada会没事吧?“

”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不过这股力量实在是从未见过...“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欧瑞费尔王的光明魔法。“

加里安曾经跟随过欧瑞费尔,应该没有说谎。埃尔隆德有些担心,欧瑞费尔王...瑟兰迪尔到底是如何借助他的力量呢。现在也由不得他多想,伤上加伤的精灵王恐怕又要在林谷待上好一段时间,想想都觉得发际线要后退不少。

”Ada!“

”我没事...“

虽然脸色青白,但是他还是保持着意识的清醒。现在可不能倒下,不然莱戈拉斯不知道要怎么惊慌失措了。金发的小精灵还没摆脱这次的阴影,他紧紧地扶着瑟兰迪尔的手臂小心翼翼。

”莱戈拉斯,放松。现在已经没事了。“

”您别说话,您先好好休息,等领主配好药...“

”你觉得我是那么柔弱的精灵吗?莱戈拉斯,我经历过无数次这样那样的战争,每一次都不会比这轻松,现在我无比庆幸你不用承担这一切,有我在就好。“

”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我也想帮你分担。“

一着急莱戈拉斯也不用敬语去表达自己的不满,他早就想帮瑟兰迪尔分担这些事物,只是瑟兰迪尔从不让他涉险。

”你确实足够聪明,埃尔隆德那么含蓄的说法你也能懂得他的意思。不论智谋还是武技,你都无可挑剔,莱戈拉斯。但是哪个父亲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身处险境呢?别让我担心好吗?”

如果说平时冰冷高傲的国王就像天山上亘古不化的冰雪一般圣洁,那么现在的他就如同冰雪消融后的湖面,漾着盈盈的柔情。莱戈拉斯一时间脑袋有点发胀,看着瑟兰迪尔那俊美无瑕的脸庞下意识的想躲避,心跳的太快了,让他有些惊慌失措。

“我...我去看看领主大人怎么还没配好药...你...你睡一下...”

莱戈拉斯几乎是落荒而逃,逗得瑟兰迪尔忍俊不禁,还说自己成熟了。这慌慌忙忙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稳重的样子?

【】里面是瑟兰迪尔本体在说话 ,    ”“里面是占据大王身体的怪物说的,为了区分两人,”瑟兰迪尔“是指还没有恢复的大王






评论(14)
热度(23)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