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绿林之歌 【四】

暴风雨的到来是为了更为明朗的明天,没有风雨怎么会有彩虹呢对吧,顶锅盖跑,瑟瑟受伤我也很心疼(;>△<),最后,这篇文应该不是...亲情向吧...我感觉好像不自觉得跑偏题了岂可修,明明打算他们秀恩爱然后酱酱酿酿的!




洁白的绳索绑住精灵的手腕,将他牢牢地固定在床上。埃尔隆德焦躁的看着医师为他检查身体,伊露维塔在上,他该怎么跟莱戈拉斯说。


没等领主想好怎么说明现在这复杂的状况,林迪尔已经带来了密林王子的消息。


“等会务必要拦住他,可怜的孩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这个悲伤地消息。”


“您可以寻求迈雅的帮助,我想米斯兰达应该会有办法的。”


“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可是现在瑟兰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了。”


疾驰的骏马踏过溪流,穿过林谷的森林迫不及待的奔向林谷的宫殿,金发的小精灵轻巧的翻身下马就想冲进瑟兰迪尔休息的寝殿却被守在门前的林迪尔拉住。黑发的精灵一脸凝重,握住门把的手缓缓下压,房间里的景象开启在他眼前。


“Ada!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埃尔隆德大人,您不是说Ada会好起来的吗?”


“莱戈拉斯你先冷静一下,现在瑟兰的状况我们都没能预料到。我一直以为维雅的力量足以净化他所受的伤,但是黑魔法的诅咒藏得太深,我没能发现...“


”诅咒?Ada是在什么时候中了黑魔法的?明明索伦已经溃败了为什么...“


年轻的精灵们并不知道,在千年前的战争中,他们不光与半兽人为敌,还有那些堕落的人类。他们学习黑暗的魔法,尽管身体孱弱却往往能成为出乎意料的助攻。精灵一向被光明庇护,但是当受伤的时候,黑暗会很快地侵入体内蚕食他们的力量,将他们彻底变成发狂的生物。


”你解开瑟兰的结界后他突然地吐血,然后昏迷了一会后就开始袭击所有靠近他的精灵,不得已之下我才用精灵绳索将他束缚住。莱戈拉斯,哪怕索伦溃败了,但是黑暗依旧没有远去。这里的光明不足以压制瑟兰所中的黑魔法。“


“我可以去请求凯兰崔尔夫人,请他救救我的Ada。她是强大的诺多精灵,沐浴过双圣树的光芒,除了她还有谁能驱逐黑暗呢?”


小精灵激动地恨不得生出双翼飞去洛斯罗瑞安,可是埃尔隆德制止了他。在魔戒被毁前,凯兰崔尔就预言了中州精灵将会渐渐消失在历史中,人类终将成为主宰,这片土地上将不会有精灵的存在。而在不久前,她便和凯勒鹏带领着洛斯罗瑞安的精灵们踏上了西渡的旅程。


”为今之计,只有西渡。伊露维塔是如此的宠爱他们一族,一定会让瑟兰迪尔王痊愈的。“


”可是...Ada不愿意西渡,他很久以前就说过的...他宁愿和无忧无虑的西尔凡精灵一起呆在绿林也不想西渡。“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能顾得上这些?所有的精灵都无法抵挡大海的召唤,不管是密林还是林谷,我们的宿命就是西渡前往维林诺。“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精灵王已经睁开了双眼,如同蓝宝石一般的眸被黑色混杂成了极深的浑浊。黑色的魔咒从被箭穿过的伤口延伸出来,窜上了裸露在外的皮肤,看起来危险无比。从床头传来一声巨响,牢固无比的精灵绳索居然被精灵王徒手给扯断了,埃尔隆德在瞬间的惊讶之后立刻意识到了危险。


他可是见识过瑟兰迪尔在战场上的模样,那是他们最艰苦最黑暗的一战。莱戈拉斯终于见识到了自己的Ada被称为最强的精灵王的原因。


埃尔隆德被瑟兰迪尔一拳击中腹部倒在了地上,墙上用来装饰的佩剑被精灵王抽出。疼的半天站不起来的领主狠狠地在心里问候了没有把武器收走的精灵,不知道瑟兰迪尔这家伙是人形凶器吗?现在瑞文戴尔恐怕没有谁能阻挡他。


被眼前的一幕惊呆的小精灵都忘了要拿起自己武器,他没有办法对瑟兰迪尔举起手中的利刃,不管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谁知精灵王拿起佩剑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并没有做出攻击的意思,但是也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埃尔隆德不由得哀叹一声,果然儿控晚期没得救,明明被控制了心神,连他这个老友都被一拳放到却舍不得动莱戈拉斯分毫。


"Ada,你还认得我对吗?我是莱戈...拉斯...“


如果不是赶来的加里安眼疾手快拉开了小精灵,很可能在瑟兰迪尔挥刀的时候断掉的就不是那一缕头发了。林迪尔带来的精灵卫兵将瑟兰迪尔与领主和莱戈拉斯隔开,缩小的包围圈让精灵王浑身紧绷,毫无抑制的杀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种被扼住了咽喉一样的感觉,这就是身经百战的精灵王,这样的威压快要将他们逼得不得不后退几步。


”打晕瑟兰迪尔王,不要伤害他。“


”My  lord ,您应该知道瑟兰迪尔王的武力有多么强悍,我们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抵挡住他的攻击。“


”不!你们不要伤害他,拜托你们了!“


听到林迪尔的话,莱戈拉斯立刻拦住了他,请求他们不要对瑟兰迪尔刀刃相向。这时瑟兰迪尔突然出手,埃尔隆德立刻张开了风之戒的守护之力。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锋利的刀风将寝殿内的家具绞碎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坚硬的墙壁也留下深深的刻痕。瑟兰迪尔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立刻转身从敞开的窗户跳了下去。


”等等!“


莱戈拉斯和加里安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去,埃尔隆德念起了咒语,林谷周围平静的溪流都变得狂暴起来,汹涌的河流拒绝一切生物的通行,他希望这样能够阻止瑟兰迪尔跑出林谷,否则要是被黑暗的力量找到,那么...后果将无法挽回...


精灵王的身体被黑暗控制住后会本能的离开这充满光明力量的地方,北方有人在召唤着他。失去了精灵轻盈的体态,瑟兰迪尔所过之地都会留下一些痕迹,他没有办法在树间跳跃就更好找到他了。


”殿下,我们应该听从领主大人的指挥,他和王是最好的朋友,相信他不会伤害王的。“


”可是你没听到林迪尔的话吗?没有人能在不伤到Ada的前提下击败他,Ada的身体还没好,不能让他再一次的受伤了。“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如果这么让王离开了林谷,我们都不会愿意在战场上看见他带领半兽人进攻的样子,那么林谷和密林将无力抵抗。“


无法想象到这残酷的画面,如果瑟兰迪尔被黑暗利用了,那么只有杀死他...才能将他的灵魂从黑暗中解救。不,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的Ada绝不会成为黑暗的傀儡,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也要阻止瑟兰迪尔。


”加里安,我需要你的帮助,虽然这几千年我从未在Ada的手中胜利。但是我想如果是我的话,会不会更加有可能打败Ada。“


”容我提醒您,现在的这位已经不能算是您的Ada了,刚刚他甚至对您出手了,如果您没有退开...那么...“


回忆起眼前一闪而过的寒光,莱戈拉斯就止不住的后怕,瑟兰迪尔的眼中确实没有半分迟疑,他都没有认出来...


前面不断奔跑的精灵王突然停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精灵也不敢贸然上前,只好守在一旁观望。瑟兰迪尔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伤害了埃尔隆德之后,他努力的想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控制的”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挥刀。所幸身体残留的潜意识让他把莱戈拉斯划入了无害的范畴,他必须离开,不然莱戈拉斯会受伤的。


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血来,虽然感觉不到疼痛,可是他的身体无法继续奔跑下去。他不甘自己被黑暗控制,如果变成这副样子不如就此死去。


”我的春天...你为何会被曼多斯召唤?“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瑟兰迪尔惊讶的抬起头。那个高大的金发精灵一脸怜惜的看着他,身后白色宫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曼多斯神殿?!


”Adar,我现在的身体被黑魔法控制了,我的灵魂不能离开也无法回到身体。“


”邪恶的黑魔法居然能侵占精灵的身体,那你的身体...不,我得想想办法,如果你还活着是不能进入曼多斯的,你必须尽快回去。“


前任精灵王在脑海中思索着种种办法,虽然他灵力充盈却无法对瑟兰迪尔的灵魂施展这份力量。除非这份力量能被灵魂带回身体,但是瑟兰迪尔已经受伤了...


”我的孩子现在非常危险,我怕他会被我伤到,Adar,请您帮帮我。“


”可是这个方法并不安全,恐怕...“


”我没有时间了,不管再危险我也愿意尝试。“


看着瑟兰迪尔坚定的神情,欧瑞费尔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无法动摇他的心意,这个孩子从来都是这么倔强,就算浑身是伤都不会后退半步。


”好吧,我的孩子。我将力量倾注到你的灵魂之中,你可以借助这份力量将所中的黑魔法完全消融,但是,你现在的灵魂状态十分薄弱,接受我的力量后,在未来的的很久你都无法再使用魔力,它将会对你造成极大的伤害。即使这样,你也要...“


”是的,Adar,我爱您,您的孩子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国王了,不要为我忧心,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我深爱着我的孩子,如同您这般爱着我一样。“





评论(15)
热度(24)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