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kyokuya

杂食党,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吃我一发安利(ღ˘⌣˘ღ)

瑟莱 绿林之歌 【三】

我发誓真的不虐,结局一定是甜的甜的甜的!

有哪位朋友发现了之前我把领主的名字打错了?我居然一直以为是埃尔德隆来着!我天!领主我错了嘤嘤嘤



白雾萦绕在林谷高矮不齐的山峰间,淳淳流水带来山顶冰雪的气息。卧床多时的精灵王绕开了守卫偷跑到了安静的林谷中,金色的长发铺散在身后,精致的长袍被垫在身下,他就这么随意的靠在一块岩石边,享受着阳光和微风绕过他的指尖轻抚过他的面颊,他能感觉到着纯正的自然力量包裹着自己,舒适的让他有些睡意。


莱戈拉斯没想到自己去拿个药的时间回来就看见空空如也的寝殿,他只好去询问四周的守卫有没有看见精灵王的去向。


”莱戈拉斯,我想瑟兰应该会在那个地方,我们去找找吧。“


”您知道Ada去哪里了?“


”不,我只是想起每次瑟兰都会躲在那里,如果没有找到他,他可以睡到天黑才回来。“


似乎能想到大家都紧张兮兮的去寻找着国王,而他却躲在一个角落享受着悠闲的的时光。只是在战争期间再也没有见过这么放松的瑟兰迪尔了,每天除了公文和边防的战报,还时不时要接见人类的使者,莱戈拉斯轻叹了一口气,等回到密林瑟兰迪尔就不用再这么忙碌了,阴影已经褪去了,精灵们应该无忧无虑的生活。


不一会,埃尔隆德抬手一指,顺着那个方向就能看见石边一角暗红的衣料,正是瑟兰迪尔穿着的长袍。莱戈拉斯轻巧的跳上岩石,低头看见瑟兰迪尔双眼紧闭,长长的眼睫轻颤如同即将展翅的蝶翼,没有半分要醒来的意味。按照以往,他应该在十米之外就会被察觉,而不是已经靠近了瑟兰迪尔却还没被发现。


这么看着虚弱无力的父亲,莱戈拉斯感觉心脏像被看不见的手紧紧攥住,疼得他有些无力呼吸。


“瑟兰,醒醒。“


“唔...到了晚宴的时间么?”


看见领主的脸,瑟兰迪尔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潜意识里还以为是在林谷做客的时候,被埃尔隆德找到后一起去参加精灵盛宴。莱戈拉斯一手扶住瑟兰迪尔的肩,顺便帮他拿下黏在发丝上的树叶。


“瑟兰,为了庆祝你的到来,林谷的精灵准备了一场晚宴,你想去看看吗?”


“如果这是你的邀请,那我的回答是,当然了。”


哪怕脸色还带着些许苍白,却也无损这位精灵王的半分美貌,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并排坐在上首,莱戈拉斯和阿尔温一起坐在旁边一点的位子。这两位辛达精灵的出现让不少精灵少女都不住的打量着,被一眼扫过都纷纷害羞的低下了头。


轻轻晃动手中的酒杯,醇香的酒液荡出层层涟漪,芬芳的气味洋溢在空气中,带着水果的甜香充盈在鼻尖。瑟兰迪尔吞咽酒液的动作让晕黄的灯光在脸上扫上些许柔和的颜色,被他深邃的眸子注视着的精灵都忍住不移开了视线。


“你的伤还没全好,别喝太多了。”


“怎么?心疼你的葡萄酒了?”


埃尔德隆有些好笑,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不服输啊。瑟兰迪尔睨了他一眼,仿佛能一眼看穿他的想法。


“喂,半秃,你在心里说什么我都知道喔。”


“瑟兰你就不能不提这茬吗?!”


成功的让埃尔隆德温和的表象破了功,瑟兰迪尔笑的前仰后倒,不管什么时候果然还是看见他被戳到痛脚的样子最有意思啊。带着恶意的笑容勾起了埃尔隆德一些不好的回忆,天知道他多想扶额。


瑟兰迪尔没有再逗弄可怜的领主,要知道他的发际线可能会脆弱的后退就可以让他笑个几十年。酒杯送到唇边却没有再上移分毫,毫无征兆的昏厥笼罩了精灵王。他修长的手无力的垂下,失去支撑的水晶杯碎了一地,溅起了一地红酒。


“瑟兰?!”


“Ada!”


刚刚还谈笑风生的精灵王软软的靠在座椅上,已经失去了意识。埃尔隆德急忙握住他的手腕,将他一把抱起,莱戈拉斯立刻跟了上去。林迪尔和阿尔温留下来安抚有些惊慌失措的林谷精灵们,他们很是担心这位精灵王。


埃尔隆德能感觉到瑟兰迪尔的灵力在迅速流失,仿佛被什么东西源源不断的抽走,他的身体越来越沉重,这种迹象显示了他此刻糟糕的状况。在遥远的绿林,林地王国正遭受着强兽人的袭击,他们从刚铎的战场上逃离,没有食物的生物将目标对准了没有大军驻守的密林。


可是他们却没能轻易得手,在瑟兰迪尔走前,他就让所有的子民进入王宫,并设下魔法屏障保护着留守的精灵们。强兽人无法突破屏障,便在王宫外砍伐树木做成投石机攻击,王城里的精灵不能离屏障太近,可射程太远无法射到那些攻城的半兽人们。


密林在受到攻击时立刻抽取了瑟兰迪尔的灵力来稳固屏障,可是重伤未愈的精灵王根本无法承受这份索取。埃尔隆德探明瑟兰迪尔力量流逝的原因后立刻命令林谷精灵追上回密林的军队,他们必须尽快歼灭这些半兽人,否则瑟兰迪尔将会因为守护密林力竭而死。


”莱戈拉斯,你必须尽快赶回去。风之戒最多还能坚持三天。“


埃尔隆德的话语仿佛一柄利剑悬于头顶,莱戈拉斯拼命的策马狂奔,带着最精锐的前锋冲进了密林。


”杀光所有的半兽人!不能让他们接近屏障一步!“


”遵命!王子殿下!“


近卫队的精灵们从未见过莱戈拉斯这般嗜血的模样,那双纯净剔透的蓝眸写满了杀意,握住刀柄的手大力的直接将一个半兽人劈成两半。只有莱戈拉斯知道,每一分每一秒瑟兰迪尔都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他必须要快一点,再快一点结束这场战斗。都是这些可恶的家伙,偏偏这么阴魂不散。


莱戈拉斯附近的半兽人都被他灭杀,他立刻弯弓搭箭指向远处的半兽人,三箭齐发,箭箭追喉。


”殿下小心!“


半兽人又想偷袭,不料他射出的箭被一道寒芒劈成了两半,力道大的穿过它的头颅将它钉在树上。很快王宫里的护卫队和他们一起将半兽人全部绞杀,莱戈拉斯按照埃尔隆德教授的方法打开了瑟兰迪尔设下的保护带,切断了瑟兰迪尔的灵力供应。


埃尔隆德的视线不敢移开片刻,瑟兰迪尔面色煞白,眉头紧锁,竭力抵挡着黑暗入侵密林。阿尔温送来补充力量的药剂,还没等喂他喝下,瑟兰迪尔突然睁开了眼睛,五脏六腑如同被烈焰焚烧一般,喉间涌起的腥甜不断地咳出。


“怎么会这样?!瑟兰,我明明让莱戈拉斯去解开你设下的保护魔法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好转?”


“是巫师...”


瑟兰迪尔头痛欲裂,他似乎知道了这一切的关键。在战场上的那只箭带着黑魔法,如果他没有醒来,那么灵魂便会被黑暗吞噬。如果醒来,巫师便能穿过林谷的探查引发他体内的黑魔法。


“不能让我被黑暗控制...如果发现不对就杀了我!”


“不...瑟兰!我会想办法救你的!你还要等莱戈拉斯回来啊!”


埃尔隆德的声音渐渐远去,瑟兰迪尔的眼前是战场上无尽的厮杀,欧瑞费尔战死,他的妻子死于半兽人的剑下,铺天盖地的火焰切断了他的退路,失去挚爱的痛苦让瑟兰迪尔坚定强大的灵魂都为之碎裂。痛苦,哀嚎,鲜血,死亡,不断涌现的黑暗将他整个的淹没。




评论(6)
热度(27)
©极夜kyokuya | Powered by LOFTER